首頁>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>時代人物

連萬祿在馬連組


2017-01-17 來源: 同煤網站
【字號  我要打印 我要糾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.有共產黨做主,我怕啥

       1949年的一個冬日,34歲的連萬祿搖搖晃晃從白洞煤窯爬出來,慘白的日頭刺得他睜不開眼。他摘下氈帽擦汗的功夫,一只手拍住了他的肩膀。連萬祿感到手的親切。他扭頸,瞇了眼,看清是革命干部、工會主席劉同志。劉同志頭戴兔皮帽,帽子兩邊的“耳朵”上下呼扇,猶如一對展翅欲飛的花喜鵲,在連萬祿的大腦里刻下深深的印記。劉同志把他拉到一旁,語氣和藹地問:“你敢不敢揭發把頭呀?”(那時,煤礦剛剛解放不久,一些煤窯還在把頭的控制之下)連萬祿把氈帽往頭上一扣:“咋不敢。有共產黨做主,我怕啥!”第二天,礦上果然開了斗爭把頭大會。連萬祿第一個上臺,往臺下一看,黑壓壓一片,心就有些慌;再往臺角一瞥,正與把頭的目光撞個正著。把頭的目光陰森森的,從臺角斜射上來,那意思分明是:“你要敢說,哼!”連萬祿豁出去了,他把袖子往上一捋,沖口就是一句:“把頭不是好東西!”一言既出,勾起往日心酸事,所受苦難歷歷在目,索性抖落個痛快。他從 9歲下窯背煤說起,說了父親被山主活活打死,山外的法醫來驗尸,只判給了六吊錢;說了哥哥14歲下窯砸斷了腿,窯主不管,腿幾個月不見好,后來從爛肉里掏出一根指頭粗細的斷骨頭;說了他前山后山到處跑,沒有一處能吃飽,真是天下老鴉一般黑。他越說越氣,指著把頭的眼窩:“年時 (1948年),我給你刨煤,說好一個月65塊白洋,八個月520塊,可到頭你只給我52塊,說是窯賠錢了,剩下的用洋鎬、皮繩頂。你說說,我要這些東西做甚,吃不能吃,穿不能穿。”群情激憤、臺下立起一片黑拳,口號聲不斷。
       反完了把頭,連萬祿被推選為工人代表,到礦務局開職工代表會,還當上了主席團的執行主席。這個在大同煤田刨了19年煤的“窯黑子”,平生第一次體驗到當家做主人的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具有歷史意義的相會 

       解放了,礦山變了,這變化真可謂翻天覆地。往日騎在礦工頭上拉屎拉尿的窯主、把頭們,有的被鎮壓,有的倉惶潛逃。烏云驅散,礦工們頓覺天空晴朗,陽光明媚。他們以
        主人的姿態,以嶄新的心情,投入到恢復生產、建設礦山的熱潮中。
        有那么一天,連萬祿扛了鐵鎬下井,經過一條巷子,聽到里面“冬冬”的刨煤聲,不由停住了腳步。連萬祿雖然只有 35歲,可是已有19年的刨炭史了,練就了一手刨炭的絕技。他一聽這聲音就知道這刨炭人是一把好手,就好奇地走近去,看背影是個精瘦漢子,手里的鎬象是長了眼睛,鎬鎬著實,次次準確,不一會兒就把一條槽拉好了,拉得又深又整齊。連萬祿脫口喊了聲好,那人回頭,直起腰,是個高個兒、面孔瘦長的中年人。兩人靠著煤壁拉呱了半天,越談越投機,大有相見恨晚之憾。連萬祿出井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請求組織上把這個人調來和他一起干。 
        這個刨煤漢子就是馬六孩。連萬祿和馬六孩的相會是具有歷史意義的,大同煤礦50年代的那顆明星就是從這里冉冉升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3.老馬,我渾身上下總有使不完的勁

        時間轉眼到了1950年4月,白洞礦黨組織負責人找到連萬祿,說:“五一是我們工人階級自己的節日,你拿什么向解放后的第一個五一節獻禮呀?”那時,連萬祿已是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了。他毫不猶豫,一拍胸脯說:“黨叫干啥就于啥。”負責人進一步啟發:“礦上公布了新定額,掘進日進50公分,有些工人不習慣,你敢不敢帶個頭,一個班刨它70公分。”日進70公分連萬祿可從未干過(日本鬼子在時的定額是日進30公分),但他從負責人的眼里看到了黨對自己的信任和期待。他咬牙進出一個字:“能”。4月初,礦上開動員大會,連萬祿抖擻精神上臺,向全礦掘進工提出挑戰,保證日進7o公分。臺下一陣騷動,有應戰的,也有反對的。如今看來,為?o公分如此興師動眾,有些可笑。可那時大同煤礦生產還很落后,掘進全是用手工,要在寬兩米、高三米的巷子里達到70公分的進度也確實不容易。
        競賽開始第一天,連萬祿和他的伙伴馬六孩早早來到掌子面。幽暗的“嘎斯燈”照著他倆黝黑的臉,他們相對無語,但心里格外清亮。這可是關鍵的第一炮,這一炮啞了,那就是給共產黨丟人。那時手工掘進的工序是:先在煤幫上拉一條槽子,再把靠底板的下面部分掏空,然后在這塊煤上鑿出炮眼,裝上炸藥把煤崩下來。他們憋足了勁。,不歇氣地干起來。出汗了,衣服粘得難受,索性脫了光膀子干;“嘎斯燈”礙手礙腳,干脆弄滅把水倒掉扔到一邊,摸黑干。他們一個人頂兩個人干,在巷子里分開左右,同時做槽口,同時刨底根,同時鑿眼,同時裝藥,邊干邊互相鼓勵。干了一個班,用尺子一量,不多不少,整整70公分。兩人象打了大勝仗的勇士,扛著鐵鎬出了井。路上,連萬祿對馬六孩說:“老馬,日本鬼子在時,我們磨洋工,每天連30公分的定額都完不成,現在,刨了70公分也不過癮,渾身上下好象總也有使不完的勁。”
        礦山解放了,連萬祿和所有礦工一樣,猶如從地獄一步跨進天堂,他只有用多生產來表達他對黨的感激之情了。他和馬六孩開的巷子被群眾譽為“模范洞”,進度日日遞增。到了4月17日,他們日進達到了1.36米,創造了全國手工掘進最高紀錄。兩人雙雙被評為全國勞動模范,局黨委還給他們送去一塊匾,上寫“礦山功臣”四個大字。1950年8月,連萬祿被選為出席察哈爾省勞模大會的代表,《工人日報》、《察哈爾日報》都刊登了有關他先進事跡的報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4.馬連組的第一仗

        1951年初,連萬祿被調到同家梁礦,和馬六孩一起正式成立起馬連掘進組。
         馬連掘進組接受的第一個任務是打501通風巷。501是一條水巷,作業條件非常差。巷道里的水沒腳脖子深,頂板上的水如連陰雨不停地往下落,一歪腦袋,水就往耳朵里灌。在煤幫上打眼,水就順著釬桿涌出來。當時馬連組一共有八名成員,沒一個星期,就走了六名,只剩下連萬祿和馬六孩兩個光桿司令了。怎么辦?向礦長匯報嗎?這念頭只是在連萬祿心頭一閃,就被壓下去。連萬祿對馬六孩說:“咱們是共產黨員,又是勞動模范,還能讓這點困難嚇住?只要咱們有決心,憑這兩雙手,就是火山鐵嶺,也得把它打通。”當時正是冬天,井下也很冷,兩個人渾身上下都是水漉漉的,一休息就凍得上下牙打顫。他們只有不停地干,放下鐵鎬就打眼,打完眼就裝藥,一刻不停。兩個人干八個人的活,一天干十幾個小時。連萬祿躺在底板上刨根,半個身子就泡在水里,出了井,被寒風一吹,衣服立刻凍成硬殼,回到家脫都脫不下來。
        連萬祿就是這樣的一條硬漢子,什么苦都能吃得下,在任何困難的條件下都不愿說一聲自己不干。他認為這樣就對不起共產黨。礦領導派我們到這里來,就是讓我們來戰勝困難,半路打退堂鼓,那不是叫領導為難嗎?那還算是一個共產黨員嗎?
        他們就這樣一連干了好幾天,直到黨支部書記發現了501巷的情況。書記大為感動,第二天就派人支援他們,還派專人生火給他們烤衣服。經過27天的艱苦奮戰,馬連掘進組終于提前貫通了501通風巷,最高效率超過定額 66%。
        馬連小組在建組第一場戰斗中經受了考驗,打了一個大勝仗,連萬祿也在工作中日漸成熟起來。他懂得了一個共產黨員光自己積極苦干是不夠的,更重要的是團結周圍群眾一塊干。在艱苦的時候,那六個人離開他們,這說明平時思想發動工作做得太差。他對馬六孩說:“老馬,咱們是共產黨員,不能光打巷,還得學會做人的工作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5.宋局長是個好干部

        宋局長是長征女干部,穿著樸素,說話辦事很精干。連萬祿和宋局長是在井下認識的。那天,放完第一茬炮,連萬祿又一頭鉆進煙霧里,去連第二茬。他手舉“嘎斯燈”,除頭上那頂黑又亮的氈帽外,渾身上下一絲不掛。本來是黝黑的皮膚,此時在煤的反襯下卻顯得格外的白。那時,礦上使用的是硝酸銨炸藥,這種炮釋放出來的煙很濃,煙色是白中帶黃,能嗆得人大小便失禁,連萬祿常因為這而尿濕褲子。以后,每到連炮時,他就脫了衣服光屁股去,任它嗆,任它尿。就在他撥開煙霧往里走時,聽到有人在巷口喊他的名字,聲音細細的,好象是個女人。他正納悶,隱隱看見一個女人正往里走。連萬祿一下慌亂起來,想起衣服都在巷口放著。就連喊“不能進,不能進”,忙摘下氈帽捂住下身,溜出去穿了褲子。宋局長根本不在乎這些,走到連萬祿跟前,問:“你認識我嗎?”連萬祿想起剛才那一幕,不好意思地抓抓后腦勺,說:“不認識,看樣兒是個干部。”女局長被連萬祿的樣子逗樂了,拍了拍連萬祿的肩膀說:“我姓宋,是你的局長,也是你的徒弟;你是局里頭號勞模,打眼,放炮,推車,釘道,樣樣活計干得都不賴,我是向你學習來啦!”
        連萬祿只是嘿嘿地笑,一時找不出謙虛的詞來。
         連萬祿還挨過宋局長一次批評。那次,宋局長在連萬祿身上聞到一股酒味,繼而在他身上搜出一小瓶酒,批評他不該上班喝酒。其實連萬祿是個滴酒不沾的人,他申辯說酒是連炮時用的。連炮時把酒灑在毛巾上,然后捂在嘴上進去連炮,可以減輕煙嗆。當時宋局長的眼圈紅了,連忙向連萬祿檢討自己是官僚主義,然后馬上打電話聯系風機和風帶,送到井下工作面;她還親自到化工廠,布置研制延時雷管的任務。
        宋局長雷厲風行的作風,時刻為礦工著想的可貴品質給連萬祿留下了深刻印象。后來連萬祿當了礦長,他經常用宋局長的言行鞭策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宋局長還到連萬祿家作過客,她人沒進屋,聲音先到:“我吃你一頓飯,歡迎不歡迎呀?”連萬祿正和女人孩子吃蕎面窩窩,見局長進門,忙起身去和白面,被宋局長攔住:“我不提前告訴你,就是怕你給我吃白面。”說著,拿起一個蕎面窩窩就吃。
        宋局長比連萬祿小一歲,現已離休,居住南方。前年,她來大同,還專程到了連萬祿家;兩位老人撫今追昔,感慨萬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6.大老粗粗中有細

        連萬祿性子耿直,大大咧咧,看樣子是個大老粗,但他粗中有細。在白洞礦時,連萬祿在鑿眼和裝藥放炮上都有創造。他注意到白洞井下是“平板炭”,就從側面打眼,這樣打出的進度深。裝藥時,他根據黃色炸藥炸硬不炸軟的特性,采取了裝藥填黃土的方法,增加了炸藥的效力。到同家梁礦成立馬連掘進組不久,礦上給組里配備了第一臺電鉆。電鉆在那時還是新式武器,連萬祿連明趕夜抱著電鉆學打眼,不幾天也就學會了,還給別人當師傅。他還和馬六孩一起創造了兩孔循環快速掘進法,就是一個組掘進兩條平行巷道,有兩個工作面,使打眼放炮出煤等工作可以在兩邊循環進行,減少了窩工現象,提高了勞動效率。1951年5月,馬連組創造了第一個電鉆打眼掘進新紀錄——月進187.3米,此后,他們一組10人,在2米寬3米高的巷道里,共掘進 318.71米,創造了全國最高紀錄,以優異成績向建黨30周年獻了禮。到了同年9月,他們又創造了月進479.88米的全國新紀錄。
        連萬祿是個不輕易滿足的人,一連三個月看到進尺沒有新突破就坐不住。他首先在組里提出了深孔作業,要把一茬炮的進度由1.1米提高到1.3米。正在這個時候,馬六孩作為中國勞動人民代表團的代表,去蘇聯參加五一節觀禮,全組的擔子壓在連萬祿一人身上。他在班上組織生產,下班回家琢磨深孔作業。幾天后,他終于想出一個“空心爆破”的辦法來,并和技術員一起拿兩個小碗做試驗,然后推行到生產中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幾經試驗,終于成功,一茬炮可以打到1.8米,有時還能打2米深。這樣一來,進尺猛增,5月掘進了503.91米,馬連組創造了第五個全國紀錄。

久久99re热在线播放久久99re6热在线播放8久久99re热在线播放7久久99re10热在线播放